?

          年輕人“網紅”打卡地還需在熱鬧中保持一份清醒_啟哈號
          首頁 > 旅游
          {/else}

          亞太時報網


          TA的更多作品

          年輕人“網紅”打卡地還需在熱鬧中保持一份清醒

          如今,要想用最簡便的方法快速得到年輕人的興趣點,就去看實時“網紅”是什么。而“網紅”這一概念進入文旅領域后,網紅地打卡也就應運而生。

          在故宮角樓咖啡館點一杯“康熙最愛巧克力”,配上特有的“殿頂山花貓金杯”,再捧上一份“千里江山卷”,貼著紫禁城的城墻根兒,感受故宮文化,豈不樂哉。小紅書APP上,關于“故宮角樓咖啡館”有5200多條網紅打卡攻略——喝咖啡同時拍照片,已經成了必備的旅游姿勢。

          毫無疑問,打卡成為年來文旅行業最重要的新事物之一。憑借網絡帶來的巨大互動與號召力,打卡地的人設一旦形成,就會迅速躥紅。紅紅火火的打卡,相當程度上改寫了旅游目標的產生方式,繼而對其運行邏輯也產生了直觀影響。

          打卡,看起來是消費者與經營者兩全其美的好事,所以才能迅速躥紅;但其特有的運行機制也決定了其脆弱。如何真正讓“網紅”打卡地成為“長紅”打卡地,需要在熱鬧中保持一份清醒。

          紅火:

          需求端與供給端的互動,

          改寫了已有文旅熱點的“攻略”方式

          網紅打卡地成為不少人節假日和周末休閑出行的主要目的地,有兩個明顯的“代際”:“初代”打卡地走的是知名旅游路線,以網紅餐廳、大熱景點為潮流。到了“第二代”,風頭一轉,小眾成了“香餑餑”。巷子里的蒼蠅小館、城市中的隱秘風景頻頻上榜。

          從這一轉變就可以清楚地看到,就如選秀節目使普通人一夜出名不再是美夢一樣,打卡對文旅目的地最大的改變,就是改寫已有文旅熱點的“攻略”方式。一些有獨到特色的景點,只要得到網民追捧,就會獲得“王侯將相寧有種乎”的底氣與競爭力。

          這種情形,得益于需求端與供給端的共同努力。

          正在上大三的大學生小敏,是一名網紅打卡地資深愛好者?!耙驗橄矚g嘗試不同的新鮮事物,每周會去四個不同的網紅打卡地,最集中的,是特別‘出片兒’的五星級酒店的網紅下午茶?!泵看螌⒄掌l到朋友圈都會獲得很多點贊,她也對此更加樂此不疲,為這些打卡地知名度的擴大貢獻頗多。

          小敏的作為,代表了旅游需求端的作為:在網絡臺發布旅游景點視頻,交流旅游攻略和體驗,讓旅游景點在互聯網上煥發新的生機,這種個體的宣介作用不可低估。正如小紅書相關工作人員所總結:“以UGC(用戶生產內容)為主的臺崛起后,人人成為內容消費者,人人也成為內容創作者。而‘90后’愛記錄、愛分享的特,為網紅打卡地的誕生提供了基礎”。記者在小紅書APP上瀏覽發現:分享打卡攻略、涉及“網紅打卡”的筆記高達167萬篇。

          而對旅游供給端來說,這種變化不啻為意外之喜。如何借這種利好提高自己的“流量”,立時成為一個重要課題?!盀榇蚩ǘ鵀椤?,成為很多景點的重要取向,并每每收到奇效。長沙一直是年輕人眼中的網紅城市,如今打卡地經濟異軍突起,集餐飲和觀覽功能于一體的商業空間超級文和友,被網友蓋章網紅打卡勝地,取代岳麓山、橘子洲,成為城市新地標。2019年10月1日,斥資億元建立的超級文和友在長沙市海信廣場開業。這座占地2萬方米的商業空間,高度還原了老長沙市井,里面除了餐飲業態,還有照相館、錄像廳、理發室、電游室、婚姻介紹所、脫口秀劇場等業態,給人以極致的反差感和視覺震撼,為年輕人創造了“逛”與“拍”的空間,成為消費者紛紛踏足的動力。同樣,2021年4月2日,深圳超級文和友正式開業,店門外大排長龍,下午2點,取號排隊已到4萬桌。走一處紅一處,超級文和友的網紅屬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    消費者與經營者互動,拜打卡所賜,年來大量新銳景點如雨后春筍般涌現:江西的百里油菜花,上海的武康大樓,廣州的“小蠻腰”、長隆野生動物世界、BIG海珠灣藝術園,青島燕兒島公園、琴嶼路,杭州的西溪濕地、靈隱寺、羊壩頭……這一類網紅景點,因其提供多種拍攝角度和拍攝意境、同時能夠突出個或某種特殊文化特質的長項,取代了很多傳統的旅游“王者”,見證著打卡所能調動起的巨大能量。

          脆弱:

          “濾鏡經濟”趨勢,導致網紅打卡地

          成為游客到此“一”游的一錘子買賣

          火則火矣,但如果深入了解,不難發現,網紅打卡地內在的產生與運行機制,又決定了相較傳統景點,實現良發展變得更加脆弱。

          這是因為,相當比例的打卡者,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消費者。大數據表明,拍照和打卡,既是消費者前往網紅打卡地的主要目的,也是其進行的主要活動。記者走訪的很多網紅餐廳、網紅書店,真正去用餐、讀書的人,還沒有特地來拍照的人多。也就是說,大量的打卡者,更趨向于圈層認可和交流,表明這個熱搜中熱議的地方“我來過”“我拍過照”而已。

          對于這種打卡者,經營者的心態復雜。一方面,打卡者帶來的口碑效應,為經營者所樂見——坐落于青島石老人海水浴場的如是書店,被網友稱為“最美書店”。坐在窗邊,面朝大海,曬著太陽,品著茶香,翻看幾頁書,書店每天都吸引著無數的游客前往打卡?!熬W紅打卡能夠帶來關注度和人流,吸引更多的人了解并走進書店,的確對我們有幫助?!比缡菚陝撌既撕抡彰髡f。即便很多人去如是書店并不會消費,只是單純拍照打卡,郝照明表示他也會歡迎。

          但同時,對于這種來客,經營者如果花大力氣滿足其需求,又明顯有賠本賺吆喝之嫌。于是,針對打卡者的應對之策也就應運而生。最主要的表現方式就是打空架子:既然來者為了拍照打卡,那服務也更多限于提供拍照需要。在省內一家高口碑書店樓梯的轉角處,裝飾極為精美的書刊被堆成了一座直達屋頂的書墻,記者正嘖嘖贊嘆時,工作人員直言:“這不是真書,而是糊制而成,是專門為打卡者做的道具”,話語中不乏調侃。

          正是出于這種考慮,打卡地的營造正呈現出一種明顯的“濾鏡經濟”趨勢:越來越多的網紅打卡地,背后都有網絡臺、商家、景區、地方相關部門各方宣傳營銷做推手。整個鏈條的最前端,便是靠這個慣用的路徑——制作“美女+美食+美景”的“大片”撒遍全網,再經“病毒式”傳播營造爆點,最后似乎大可以坐等游客上門了。

          年來,各類網紅地大型“翻車”現場時常見諸報端、登上熱搜:桂林、浙江等地驚現“天空之鏡”,實則就是擺個鏡子賣門票,開局一張宣傳照,內容全靠后期修;麗江網紅民宿千元星空帳篷斷水斷電,“輕奢”房間墻面開裂,露臺收費才開放拍照,浪漫場景只能憑想象;還有湖南高椅嶺,是尚未開發的丹霞地貌“處女地”,倒是不收費,可人到了后,才發現本該綠油油的草地被垃圾包圍……

          此時,打卡地的脆弱就會立即顯現:因為打卡者呈現的內容,可以是滿滿的好評,也可以是各種不滿。如今,打開朋友圈,刷刷抖音、小紅書,“親測”各類網紅景點的攻略到處可見,其中不乏“踩雷了!千萬不要來xx”“真的后悔來xx打卡”等內容。這樣的“打假”“吐槽”多了,打卡地的形象一夜間從天堂跌到地獄,“網紅打卡”自然淪為游客到此“一”游的一錘子買賣。廣西南寧相思小鎮,如今就面臨發展困境。這里本是由數十棟特色建筑組成的街區,2020年成為新晉網紅打卡地。然而,有媒體報道,一陣熱鬧過后,如今小鎮已冷清,開業商家不多且難以為繼。

          打卡地的這種脆弱,讓我們不得不認真審視打卡在文旅業中的功能:作為一種新技術下的互動方式,打卡確實提供了宣傳推廣的捷徑。畢竟,抖音上一句“你愛我,我愛你”的歌詞還能盤“火”蜜雪冰城這家甜品連鎖機構呢。下功夫用精美的照片、視頻吸粉引流,打造出大IP,帶來景點知名度與美譽度上升,確實不失為一種有效的發展攻略。

          但也必須看到,在整個文旅產業長長的鏈條中,打卡的意義基本僅限于此。作為一種新生事物,打卡眼下這一時的熱鬧,也許會帶來亂花漸欲迷人眼的錯覺,但運營方、管理者需要及早認清一個事實:打卡,并不代表認可,即使是網紅打卡地,也逃不脫“內容為王”的基本規律,一個地方再紅極一時,說到底還是要有吸引人的內容,餐廳要有好吃的食物,書店要能夠安安靜靜看書,傳統景區要保留文化底蘊等。因此,巨大的流量短時間內帶來景區的紅火,遠遠不是目標本身,而是必須及時轉化爆點,讓游客打卡不是只為了拍照,而是因為真心想“打call”、形成二度消費甚至是回頭消費,才能真正把打卡式“種草”落地為錦上添花。(田可新 朱子鈺)


          亞太時報網

          欧美成人精品三级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