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          已婚者與離異者的共同需求點:儀式感 《再見愛人》的商業陽謀_啟哈號
          首頁 > 藝術
          {/else}

          tHWk9


          TA的更多作品

          已婚者與離異者的共同需求點:儀式感 《再見愛人》的商業陽謀

          最近播出的綜藝節目《再見愛人》頗貼近社會熱點,從主題而言,不少人認為它討論“離婚”,在相親節目盛行的當下算是一個突破,但從節目整體策劃來看,內容仍然是比較主流的,比如選擇的幾位嘉賓,離婚或想離婚的原因主要是感情基礎不好、性格不合、觀念不同,并未涉及其他更尖銳、更具爭議的因素。在最新一期中,倪萍還特別強調了這點,再三確認這些嘉賓中沒有遇到第三者的問題。

          然而,在王旭律師團隊整理分析出的2020年上海市離婚糾紛判決的有效案例中,家暴的比例非常高,分別占到51%和50%,可見其普遍性,但這些議題在這檔熱門綜藝里完全沒有呈現。主觀上,這可能是因為家暴和婚外情的話題相對敏感,客觀上,恐怕也難以邀請到嘉賓。這樣的操作有效降低了節目的風險和難度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其豐富性。

          這種運作模式在綜藝中隨處可見,具體表現就是將議題集中在情感上,忽略其他。例如當兩位嘉賓因為生育問題發生爭執時,男方魏巍坦誠自己為何那么想要孩子,因為他在上海沒有歸屬感,他不是上海人,不能融入當地人的圈子,買不了房……而這就涉及了地域差異甚至地域歧視的問題,在婚姻中也比較常見,但是觀察組對此幾乎沒有討論,當然也可能是討論被后期剪輯掉了。

          這種有意無意的回避,使得觀察組的表現乏善可陳。例如在談到社會時鐘,即公眾認為人到了某個時間點就該結婚、生育,這使得一些大齡青年倉促進入婚姻,導致婚姻后續出現問題,觀察組本來紛紛表示反對,但當社會學學者沈奕斐說生育有最佳年齡時,大家就沉默了。這里其實可以再進一步探討下,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選擇。比如婚姻是不是可以跟生育松綁,想生孩子就先生下來,不一定要結婚;如果一定要在婚內生育,是否可以用凍卵、凍精來做一個生育保險?當然,這對于綜藝來說可能又“超綱”了。

          由于內容單一,議題主要圍繞婚姻中如何更好地進行情感溝通展開,甚至經常把焦點放在婚姻是不是還能維系下去(除了那對已離婚的嘉賓外)上,這就使得它跟其他類型的情感節目差異度不大,很多時候變成了一個教授情感交流小技巧的節目。而在另一部分,討論離婚后如何更好地跟對方告別、建立更好的溝通方式上,節目組也努力找到了一個已婚者與離異者的共同需求點:儀式感。

          我們來看看節目中反復出現的“儀式感”,這個詞到底代表了什么。老王(王秋雨)是反儀式感的代表,因此他被其他嘉賓、觀察組輪流批判,成為眾矢之的,不但認為他有大男子主義,黃執中還說他不愛自己、人格殘缺,被扣了一堆大帽子。同時,節目組對老王的改造也不限于言語,還設計了一系列行動,如安排他參加婚紗照拍攝、送花和表白等。

          非常有意思的是,早就離婚的郭柯宇也加入了改造老王的行列,現身說法地跟他談儀式的重要性。她說,每年結婚紀念日章賀都會給她送花,哪怕是快遞送來的、不新鮮的花,她仍然印象深刻,覺得很美好。我們看到這里不僅要疑惑,如果真的是這些“美好”瞬間延長了婚姻的壽命,使其長達十年,這是一件好事嗎?一個沒有多少愛情基礎、當事人在其中一直深感孤單的婚姻,早一點結束是不是對雙方更好?

          王秋雨是有不少缺點,他不善于表達情感、過于專注事業、忽視女方的情感需求,對待女方的態度不夠平等,他應該有所反思,也確實需要學習如何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感受,更有效地與對方溝通,但節目組要求他做出的那些改變,實際上是非??贪宓?,有些甚至看起來是要他配合演戲。這些對他而言很難說是真正的成長,而那些所謂的改變,在外力影響消失后,也大概率會故態復萌。

          為什么節目組要舍本逐末,把改變設定在這些儀式的完成上呢?這里不能回避一個問題,那就是這個節目不是公益性活動,而是一個商業性的娛樂節目。儀式感為什么被反復突出,可能并不在于它對情感交流有所促進,而在于它非常容易以商業的形式達成。要實現儀式感,就需要某些產品或服務,比如鮮花、照片、婚紗和婚禮、結婚旅行等,要用這些商品來證明愛的存在。

          節目中,老王在大家的循循善誘、熱心幫助下,終于有所改變。他頻頻表白,雖然有些被動地參與了婚紗拍攝,后來卻相當主動地巖壁采花和送花,這一行為獲得了觀察組的一致稱贊,認為他簡直換了一個人。跑到懸崖去采花,對于城市人來說,代價當然比到花店隨便買束鮮花大得多,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真的能通過這些手段來促進嗎?我是懷疑的。古典小說《紅樓夢》中,賈寶玉為讓丫鬟去探望有個借口,隨手讓其帶去的舊手帕都能讓黛玉感受到他的深情厚誼,這在當下的生活中似乎已經不再可能。

          觀眾大概已經注意到,這檔綜藝中反復出現的一個廣告是婚紗攝影,宣傳的正是主要贊助方之一,某旅拍品牌,該品牌的主營業務就是婚紗攝影。為什么一個談離婚的節目,卻找到這樣的商家來贊助呢?看起來有點匪夷所思,但是從儀式感、商業化的角度去考慮,就非常容易理解了?,F代人不但結婚需要儀式,離婚也需要儀式,既然離婚的人越來越多,市場這么大,當然值得進一步開發。

          而這就是節目中所展現的,當一場不盡如人意的婚姻即將結束時,當事人需要一場儀式來告別。它可能是對婚姻中某些遺憾的補償,如像郭雅瓊和王秋雨那樣補拍婚紗照、補送鮮花;也可能是專門開發一種離婚儀式,如章賀和郭柯宇那樣一起去旅行的途中找一棵樹來掛照片、放寄語。在這個流程中,那些離婚涉及的更深層次的問題,因為無法通過儀式感來體現,難以商業化,就被忽略了。


          tHWk9

          欧美成人精品三级网站